你還未登錄!請 登錄注冊

當前位置:美食資訊 >美食資訊 >溫州種糧大戶兩代人的故事:父親和兒子

溫州種糧大戶兩代人的故事:父親和兒子

來源:溫州晚報 | 發布時間:2018-10-25 09:42:25

進入寒露節氣以來,平陽縣種糧大戶伍思樹格外忙碌,組織車隊趕往老李頭、蒼南等地為農戶收割稻子,忙完外面的訂單,就輪到自己的820畝稻田進行收割了。“這幾年的收成都不錯,一畝地都有900多斤的產量。”站在家門口的稻田旁,伍思樹指著一片稻田說。




  1982年,年僅12歲的伍思樹就跟著父親,腳踩黑泥,彎腰插秧,如今他已經擁有820畝良田,開著大型農機在地里馳騁,從育秧、插秧、施肥到收割,水稻種植做到全程機械化。近日,記者采訪了伍思樹以及他兒子伍彬彬,聽他們講述親歷的溫州農業改革故事。


   四五畝地起家腳踩泥巴彎腰插秧


  采訪是在平陽縣昆陽鎮上林垟村伍思樹家中進行的。常年在陽光下,伍思樹曬得黝黑,中等身材,褲腿上還沾著泥巴。見到記者,伍思樹的第一個反應是去換衣服,他說:“早上剛下了地,又去修了下收割機,身上有點臟,我去換件衣服。”幾分鐘后,伍思樹換了一件黑色夾克。


  “當時家里分到只有四五畝田左右,一畝地產量大概能有三四百斤。一家人都指著這四五畝地過日子。”伍思樹回憶,他當時讀了兩年書,成績一般就放棄了,也沒其他謀生,12歲的他便跟著父親去田里翻耕,彎腰插秧。


  伍思樹提到,當時家里條件不好,連牛都賣了,種地一直都是人工作業的。農歷2月,天氣還很冷,地里有凍霜,他就要早起去翻地,肥料是從河里撈上來的淤泥,地是人扛著犁一步步耕出來的,夏季蹲在地里要拔草、抓蟲。到了收成的時候,家里的親戚十幾個人一起上陣,一起收割、曬干、裝袋,然后去鎮上賣。


  有了種植水稻的經驗,上世紀90年代,伍思樹開始擁有手扶拖拉機,成為半機械化農機的受益者,邁出了農業機械化的第一步。


   承包820畝良田擁有村里首臺收割機


  伍思樹站在家門口,指著眼前的大片田地說:“你看到的所有田地都是我承包的,前面還有一大片被那一排房子遮住了。”伍思樹介紹,上林垟村上降自然村共有1200畝良田,其中820畝都是他承包的,這都是機械化跟農業改革所帶來的。


  1998年,糧食價格波動特別大,加上還征收農業稅,不少農戶放棄了種田,改走其他路子,他便看中時機,承包了這些農田。“按照當時的規定,農田要是沒人種,國家就會收回去,我去種田,這些農戶還得給我錢。”


  “其實我抓到農業發展最好的機遇。”伍思樹說,2000年國家試點取消農業稅,2004年,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糧食直補,種糧開始有了補貼。那一年,伍思樹用積蓄買了一輛拖拉機、一輛收割機,成為村里第一個擁有收割機的人。


  2003年,《農村土地承包法》施行,通過土地流轉,伍思樹將村里沒人要的良田都承包下來,一下子擁有了265畝。2005年,伍思樹累計向國家銷售糧食達90多噸,國家農業部對他進行了表彰,并授予種糧大戶稱號。


  通過土地流轉,慢慢擴大承包面積,建設機械化農場實現“輕松種田”。2012年,他建設了一座育秧中心,自己催育秧苗,保證成苗率。


  “農業機械化非常關鍵。每年只要有新農機出來,我都想買來試試。”伍思樹說,買農機,雖然開銷很大,但政府在農業機械化補助也不少,2009年,他購買一臺總價8.7萬元的“久保田”高速插秧機,各級財政一下子就給他補助80%,這些年惠農政策越來越好。


  現在他的農場有一個面積約一畝的農機中心,里面收有2臺播種機、5臺拖拉機、3臺插秧機、2臺施藥無人機……有了這些現代化“助手”,伍思樹從育秧、耕地、插秧、施肥到收割,水稻種植做到全程機械化,承包農田已經發展到820畝,新型機械化農場已具規模。


   兒子當職業農民駕馭無人機播撒農藥


  今年26歲的伍彬彬深受父親教誨,毅然放棄在杭州的工作,回家與父親一起當農民,不過他要當的是職業農民。


  伍彬彬提到,他在杭州一年能賺十來萬,也能自給自足,但每次放假回來看到父母曬得黝黑的臉,就很舍不得。“其實父親是我偶像,從小我就挺崇拜他的,他是一個有想法的人,每次跟他深入談話都能學到很多。”伍彬彬說,在杭州求學、工作的幾年,他與父親的溝通少了。


  直到有一次,父親跟他談了挺久,希望他能回家,能回來繼承農場,不要在外面“漂”,一家人整整齊齊在一家。2015年6月,伍彬彬在朋友圈發了“聽老爸的話,回家!”就收拾行囊從杭州回家,開始了職業農民的道路。


  要想繼承家業,首先要學會機械。2015年7月13日,他開始學習開拖拉機。“拖拉機的方向盤很重,而且容易溜,跟小車完全不一樣。”伍彬彬提到,那段時間,他每天都去駕校報道,晚上就回家里練習。8月11日,他拿到了拖拉機駕駛證,開始幫著父親一起務農。


  除了學機械,伍彬彬還要去學習農業知識。2016年1月,他在浙江農民大學非學歷教育培訓結業。同時,也幫著父親寫報告書,了解國家農業扶持政策,爭取農業資金補助。


  2017年,伍彬彬在外參觀,看到了高效便利的撒藥無人機,便與父親協商購置了兩臺,2017年4月13日,考出了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系統駕駛員證。


  伍彬彬說,接下來他會繼續引入科技,打造智能化農場,進一步提高水稻產量,不斷創新,打造稻米一體化產業。“未來還很遠,現在我還在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農民。”


  來源:溫州晚報


  記者:傅芳芳